移动版

新力金融处罚决定书多罚了四个人

发布时间:2017-09-20 10:19    来源媒体:新浪

周末金证券 陶炜

收到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还不到20天,新力金融(600318)(600318)就拿到了正式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与之前的事先告知书相比,正式的决定书在案情的描述上没什么变化,但正式的决定书比事先告知书多罚了四个人,一个是2015年11月就已辞职的总经理王毅,另外三个是2016年5月就辞职的监事。有意思的是,三位监事在2016年5月就已辞职,但他们由于没有继任者被迫履职到2017年3月才卸任。

案情未变 被罚者增多继8月31日晚间公告收到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后,新力金融于9月18日晚间公告了遭到正式处罚的事宜。根据处罚决定书,公司被查明存在2015年年报虚增收入和利润、未按规定履行关联交易信息披露义务、未按规定履行重大诉讼信息披露义务、2015年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披露不准确四项违规行为。

关于违规行为的细节描述,正式的处罚决定书这与之前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并无大的不同。但是,被处罚的董监高成员却增加了。

此前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中,处罚了董事长徐立新、董事兼总经理荣学堂、独立董事陈茂浏、独立董事王家斌四名董事,还有桂晓斌、孟庆立、钟钢登三名高管。而在正式的处罚决定书中,除了这七人的处罚不变以外,还增加了原董事王毅、原监事齐生立、段佑君、章厚平共四人。

?金证券》记者查询资料时发现,被追加处罚的这四个人,都是在新力金融前身巢东股份时代遗留下来的人。王毅之前是巢东股份总经理,在新力金融完成重组之后就立即辞去了总经理职位,但并未辞去董事职位,直到今年三月董事会换届才卸任。齐生立、段佑君、章厚平等三名监事在新力金融完成重组后的2016年5月就已公告辞职,但是由于继任者一直未出现,三人被迫留任到今年三月的监事会换届。从会议记录来看,这四人都有不少因工作原因缺席董事会、监事会的记录,但他们对公司的法定责任并未因为他们参会较少而减轻。

鉴于证监会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比之前更为严格的监管,在2016年8月28日至2017年3月28日之间买入新力金融且在2017年3月28日至少持有一股的投资者,可以将姓名、电话、交易记录发送邮件至jzqsp2016@126.com的邮箱参与《金证券》“易索赔”频道组织的索赔行动,并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费用。

违规者已集体辞职 

值得注意的是,在正式的处罚决定书公布的同时,公司被处罚的桂晓斌、孟庆立、钟钢登三名高管也集体辞职。而在之前,新力金融已于9月7日晚间发布公告,董事长徐立新、董事荣学堂、独立董事王家斌、独立董事陈茂浏全部宣布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职务。公司被处罚的高管已经全数离职,这让公司此前中止的重组再度获得可能。2016年10月,新力金融曾发布了收购海科融通100%股权的报告书,拟以21.49元/股定增8435.2万股+现金56600.18万元的方式收购海科融通100%股份,合计作价237872.58万元。同时,还要以21.49元/股募集配套资金150000万元。只是由于公司此前的违规事项,该事宜被暂停。

需要注意的是,即便公司再度推进重组,也将面临其他的问题。

一方面,被收购标的海科融通在过去三年每年都受到央行的处罚。从2014年到2016年,海科融通分别由于不同的原因遭到罚款以及被要求整改。除了央行的处罚以外,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还对海科融通下发了《现场调查通知书》,该协会根据举报于当日现场调查海科融通涉嫌违规从事网络支付业务、违法开展P2P网贷商户的资金托管业务。

另一方面,在牵手新力金融之前,海科融通曾试图与永大集团重组,但最终永大集团放弃了海科融通。永大集团放弃的理由是,当前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发展面临着监管政策的重大不确定性。对比海科融通分别与永大集团和新力金融重组时的定增方案,在业绩承诺方面出现了很大的差异。海科融通试图与永大集团重组时,承诺2016年、2017年与2018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亿元、2.6亿元、3.4亿元。海科融通与新力金融时,2016 年度-2019 年度的业绩承诺变成了不低于人民币 1 亿元、1.95亿元、2.7 亿元和 3.35 亿元。短短几个月时间内,业绩承诺就剧烈缩水。